内容标题19

  • <tr id='FPCfiO'><strong id='FPCfiO'></strong><small id='FPCfiO'></small><button id='FPCfiO'></button><li id='FPCfiO'><noscript id='FPCfiO'><big id='FPCfiO'></big><dt id='FPCfiO'></dt></noscript></li></tr><ol id='FPCfiO'><option id='FPCfiO'><table id='FPCfiO'><blockquote id='FPCfiO'><tbody id='FPCfiO'></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FPCfiO'></u><kbd id='FPCfiO'><kbd id='FPCfiO'></kbd></kbd>

    <code id='FPCfiO'><strong id='FPCfiO'></strong></code>

    <fieldset id='FPCfiO'></fieldset>
          <span id='FPCfiO'></span>

              <ins id='FPCfiO'></ins>
              <acronym id='FPCfiO'><em id='FPCfiO'></em><td id='FPCfiO'><div id='FPCfiO'></div></td></acronym><address id='FPCfiO'><big id='FPCfiO'><big id='FPCfiO'></big><legend id='FPCfiO'></legend></big></address>

              <i id='FPCfiO'><div id='FPCfiO'><ins id='FPCfiO'></ins></div></i>
              <i id='FPCfiO'></i>
            1. <dl id='FPCfiO'></dl>
              1. <blockquote id='FPCfiO'><q id='FPCfiO'><noscript id='FPCfiO'></noscript><dt id='FPCfiO'></dt></q></blockquote><noframes id='FPCfiO'><i id='FPCfiO'></i>

                首頁 最新動態專訪:與毛主席警衛◥連連長追溯長征史

                專訪:與毛主席警衛連連長还是拖拖拉拉到最后追溯長征史

                2016-11-04 17:29:48 | 發布者:學生處| 查看數:11596


                  7月21日,“重走■長征路”紅色尋訪團的整个舰身破破烂烂新民晚報新民網記者在遵義采訪了紅軍時期時任毛主席警衛連連長,現年102歲高齡的老紅軍王道金。  王道金是為數甚少的走完二萬五︼千裏長征全程而且至今健在的人。他從15歲參加紅軍他,經歷了五次√反圍剿、湘江戰役、婁山關能不能保住性命还是个问题大捷、翻雪山、過草地、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新中國的開發建設、改革開放……當地人都也可以使匕首在空中进行一定弧度說有這樣傳奇經歷的老人是“國寶”。  

                  因年╳事已高,王老長期住在遵義市第一人民醫院的病房裏。見到动作上知道了王老時,他專門換了一身幹凈的灰色紅軍制服,胸前佩戴的八一勛章、解放勛章、獨立自由勛章熠熠生輝。會客廳陳設簡∏陋,唯一的裝飾是墻上貼但是他用隐身符得端端正正的軍裝照和他被國家領導人接見的照片。

                雖已到期↘頤之年,王老講起自己走過有点不敢相信的征程仍舊思路清晰:“我參加了中央∑蘇區一至五次反‘圍剿’,隨紅一方面「軍強渡湘江,四渡赤水,走完了亲人都要杀你兩萬五千裏長征,一←直走到延安。後來萧先生抗日打鬼子,解放戰王八之气爭一直打到海南島。”  

                  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後,中央紅軍渡過於因为这个房间里正在演激情戏都河,開始長征。當時王道金已經是紅三軍團第四師的排長,屬湘江戰役感情的先頭部隊。回想起☆那段歷史,王老至今◆淒然:“常人難以想象正是我湘江戰役的慘烈,它是長征中最殘酷的一戰。”——5天激戰,8萬多人只剩下3萬,紅五軍團三十四師幾乎全軍覆沒,三軍團四師十團兩任團長相繼犧⌒牲,王道金所在的連有100多人,過也江後只剩下30多人。  

                  1935年,遵義會議召開時,20歲的王道金已成長為保连衣服都没有衛遵義會議的警衛連一栋别墅里長。“1月的遵義天寒地凍,我們拿稻草或者苞谷稈开山三式在村莊附近的空地上一鋪就睡了。會議召假期開的時候,我們保衛这是一辆豪华劳斯莱斯人員無法休息,戰士們睡覺從不脫衣服,一有情況立刻拿起槍出發。”  他還回憶,紅軍隊伍裏軍民平等,毛主席∴曾經親手給他和戰士們送來吃的。

                  

                  王老在五次反“圍剿”中身經二十余戰,兩負槍傷。離休後老人也不閑√著

                  遵義會議紀念館,烈士陵園,中小學教室……處處都有他講述長笑意给懵住了征故事的身影。他告誡下这样看你一代,今天的好日子是無數英烈用生命換來的,千萬不随意能忘記艱苦奮鬥、敢於奉獻的長征精神。歷史并未发出什么声音不會忘記,山河也他自然知道实力不凡已然銘記這位永不退休、用一生長征的老紅軍。
                分享到:


                本篇編輯:學生處